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凝望蔚蓝

我爱祖国,可是祖国不爱我。我被Q微博征服,再见各位,再见网易!Q28522305

 
 
 

日志

 
 

中国规矩:还有谁应该向死刑儿子下跪?  

2009-01-19 16:03:59|  分类: 一吐为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                     

时间   2009-01-18   

   

      (本文大意:王姓死囚父亲的“ 我没有教育好你,按我们农村老家的规矩,给你磕个头”,是顶天立地的中国规矩。中国农民恪守中国规矩的这一记述,可能是新世纪中中国最为宝贵的记述之一。中国农民的一跪令中国群小无地自容。深植着中国规矩的“农村老家”, 是中国的希望。   

   

重庆晚报 117 这样报道了 “该市首次死刑犯行刑前与亲属见面” 的“临刑一别”:  

   

父亲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发黄的一寸黑白老照片,递给了儿子。‘ 这是你妈妈的照片,你拿着……她有病,不能来送你了。’  

  儿子眼圈红了,手压着鼻子,哽咽着说:‘你们要保重身体。’   

  父亲接着说:‘你要坚强,犯了罪要承担责任。如果不是法院,我们还见不了面。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儿子流下眼泪。他哭着说:‘ 我错了,也晚了。爸爸妈妈你们要保重身体。’   

父亲点点头。儿子重重地吁了一口气,久久没有说话……  

王姓死囚的父亲沉静了近一分钟,对儿子说:‘现在你站起来,有一个规矩还是要讲的。’ 儿子见父亲这样说,愣住了。过了一会儿,他慢慢地站了起来。父亲也站了起来,随即跪了下去,说:‘我没有教育好你,按我们农村老家的规矩,给你磕个头。’  

   儿子‘扑通’一声也跪了下去,眼泪又流了下来。他哭着说:‘爸爸,你不能跪,该跪的是我。’   

   父亲缓缓站了起来,说:‘ 该说的都说了,其他的话也没有意义了。我走了。’ 说完,他平静地、最后一次望了一眼儿子,转身快速离开,没有回头。”   

   

 感谢重庆晚报,感谢记者通讯员,感谢他们给了国人关于“农村老家的规矩”的这样一幕沉重的记述。 这一记述,可能是新世纪中中国最为宝贵的记述之一。  

   

这“农村老家的规矩”的是什么“规矩”?是中国规矩!是中国人顶天立地为人,担当责任立世的规矩!没有抱怨,只有责任。没有绝情,只有大义。子获死,父母罪。 父母送别, 一跪谢了,再无所言,再不回头。谢罪获死之子,以此谢罪天下。 这就是我们的中国农民,我们的中国人。  

   

在这样的中国农民面前,在这样的中国人面前,引“人不为已天诛地灭”为中国旗子的政治家,立“甭管黑猫白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为中国窍门的政治家,树“凡是法律没有禁止的都可以想都可以干”为中国思想的政治家,为官员“容错” 的中国机制,为富人“避罪”的中国法权,应枪声而起的热烈欢呼 ,其道貌岸然,何等地不堪入目。 其引经据典,何等地强词夺理。其义形于色,何等地丑态毕露!  

   

枪声响起,毒剂注入,国官成克杰倒下了,京官郑筱萸倒下了,省官段义和倒下了,学子马加爵倒下了,京少杨佳倒下了,首长都在自诩治理有方,法官都在伸张法理,学者都在研究人性;只有我们的中国农民,才恪守着中国规矩,说一句“我没教育好”而跪谢临刑的儿子。  

   

黄钟弃毁,瓦釜雷鸣。官帽与官帑齐飞,粉面与厚颜共一色。在中国规矩面前耍奸抹滑、巧言令色的中国群竖,充其量,只能以其奸巧而扬天下垂青史。中国农民的一跪令中国规矩顶天立地,令中国群小无地自容。  

   

中国规矩,以其深厚的文化底蕴深植有中国这片热土上,它成就着种种方圆,它孕育出无限的中国力量,永远续写着可歌可泣的中国历史,养育出无声的中国脊梁。中国农民一跪而起,不言不回头,他决然地走向了仍然以中国规矩为方圆的“农村老家”。 那里是中国的希望。  

   

附文:重庆首试临刑一别 老父跪别死刑犯儿子

 

中国规矩:还有谁应该向死刑儿子下跪? - 小高 - 凝望蔚蓝

死刑犯王某与父亲见了最后一面

重庆晚报1月17日报道 “怪我没教好你!按我们农村老家的规矩,给你磕个头。”年迈的父亲向因抢劫被判死刑的儿子跪下——这一幕于1月15日发生在南岸区看守所。据悉,这是我市首次死刑犯行刑前与亲属见面。

当天下午4时许,在安排死刑犯王某与家人最后一次会见前,法官宣读了最高人民法院的核准死刑裁定书。早知自己罪孽深重的王某没有感到意外。下午5时10分,王某的父亲在民警陪同下走进看守所,在一道铁门边与儿子隔门相望。王某颤抖了一下,为了掩饰情绪,他赶紧叫爸爸坐。

父亲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发黄的一寸黑白老照片,递给了儿子。“这是你妈妈的照片,你拿着……她有病,不能来送你了。”

儿子眼圈红了,手压着鼻子,哽咽着说:“你们要保重身体。”

父亲接着说:“你要坚强,犯了罪要承担责任。如果不是法院,我们还见不了面。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儿子流下眼泪。他哭着说:“我错了,也晚了。爸爸妈妈你们要保重身体。”

父亲点点头。儿子重重地吁了一口气,久久没有说话……

沉静了近一分钟,父亲对儿子说:“现在你站起来,有一个规矩还是要讲的。”

儿子见父亲这样说,愣住了。过了一会儿,他慢慢地站了起来。父亲也站了起来,随即跪了下去,说:“我没有教育好你,按我们农村老家的规矩,给你磕个头。”

儿子“扑通”一声也跪了下去,眼泪又流了下来。他哭着说:“爸爸,你不能跪,该跪的是我。”

父亲缓缓站了起来,说:“该说的都说了,其他的话也没有意义了。我走了。”说完,他平静地、最后一次望了一眼儿子,转身快速离开,没有回头。

“爸妈!你们要保重身体啊!”隔着铁门,王某看着父亲的背影凄声叫道。

“自己罪有应得,没想到临刑前能见上父母双亲一面,现在心愿了了。”他转身对着法官说。

没有号啕大哭,没有肝肠寸断,一场生离死别的会见,就这样平静地结束。

记者唐中明通讯员谭灵/文通讯员汪放/摄

   乌有之乡    http://www.wyzxsx.com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