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凝望蔚蓝

我爱祖国,可是祖国不爱我。我被Q微博征服,再见各位,再见网易!Q28522305

 
 
 

日志

 
 

完了  

2009-12-09 13:53:32|  分类: 一吐为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最恶毒的诅咒

昨天下午,正在上班的先生打电话给我,还以为有什么事(他工作很忙,平时若没要紧事不会打电话回家),结果只是为了告诉我:南外(南山区外国语学校)那个11岁男孩被绑架撕票的事见报了,用了四个版面。

        在深圳,这已经是11月20日的新闻,因为被绑的孩子父母和先生在同一个园区工作,当天整个园区的人就全知道了,这种恐怖事件传播的速度是惊人的,只是不知为何一直没见报,那时就听先生说南外已经有三个同龄的男孩被绑了。先生接下去说的话让我汗毛不由得竖了起来:事实上,被绑的不止三个,有十几个了。

    我这才领会了先生打这个电话的用意:女儿每天自己上下学,他是在提醒我保护孩子。

 

    晚上,先生又提起绑架事件,他说,那个被撕票男孩的父母得知在交了50万美元赎金的情况下独生儿子仍然没能保住性命,顿时双双栽倒在地,立即被送往医院抢救。对于中年夫妻来说,还有什么样的人间悲剧能比这更悲惨?

    短短几个月,十多个孩子被绑架,不由得你不毛骨悚然,封锁消息的应该是“有关部门”吧,为什么要封锁消息?怕引起恐慌吗?还是怕这混乱的管制、混乱的社会秩序引起公愤?

 

    我不知道。

 

    没有人知道。

 

    先生描述着他从报纸上看到的消息,我相信那是真实可信的,11月20日就听他说过一次了,被绑的三个男孩里,其中有两个可能性情比较乖,所以最后得以活着脱身,而被撕票的男孩可能比较倔强,结果遭致杀身之祸,被扔进了大海。

 

    这是什么混蛋逻辑?

    这是什么混账世道?

 

    难道我们的孩子为这混乱的社会秩序连个性、人性都要抹杀掉?

    谁能告诉天真的孩子,乖到什么程度才能保命?

    谁能告诉无奈的父母,怎样做才能保证孩子的生命安全?

   

    无论怎样封锁消息,恐慌显然已经在蔓延,据说,现在整个南外连中学生上下学都要家长去接了,每天校门口堵满了接送的人群,很多有钱人不敢再开好车去学校...

    真是荒唐!举世闻名令人震惊的荒唐!

    是,有些有钱人的确很招摇,有几个臭钱你自己偷偷摸摸享受不行吗?别人不知道你富有你能掉块肉下来?非要把孩子送到豪华学校,非要住豪宅、开豪车,脑袋削个尖地往富人区钻,这种浑身散发着铜臭气招摇过市唯恐天下人不知其富贵的家伙着实令人生厌,我不是个仇富的人,但我很想为因此受害的孩子们质问一下他们的父母:你们不知道树大招风吗?你们如此炫耀、如此放纵物欲的后果谁来承担???

 

    真是可悲,一个社会,秩序混乱到了这种地步,有钱、没钱都是罪孽!

    实在可悲,一个病态的社会,让人绝望到放弃寻求公平、公正,不得不苛求自我的程度!

    能说什么呢?还能说些什么?

 

    几年前,我就产生了将来把女儿送出国的想法,昨晚更坚定了,我对先生说,即使我砸锅卖铁、卖血卖身,也一定要把她送出去,我决不能让她在这样一个环境里生存,这是一个可以扭曲人性的环境,何况,我们只有这一个孩子,她没有兄弟姐妹,一旦有一天我们死了,在这样一个混乱的环境里遇到事情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我不知道她会遭遇什么,我无法预料,我害怕,我要把她送到一个真正是人呆的地方,一个有尊重、有自由,至少有安全保障的地方去,我宁愿她在那样的地方自生自灭,也绝不愿意让她留在这里被扭曲被残害。

    可悲啊,写这些文字时我的心都在滴血,为我面目全非的国家,生我养我的国家,和我血脉相连的国家啊!如今,她的孩子们竟然可以如此决绝地想要离开她的怀抱,我痛!我悲!我欲哭无泪!

 

    哦,深呼吸吧,让自己平静下来,别让这块土地再增添一颗疯狂的心了,已经够疯狂了。毒瘤扩散,都病了。妈妈病了,孩子也都病了,全家都病了。允许她慢慢康复吧,不要仇视她和她的孩子,即使犯了死罪的孩子,所有的人都是可怜的。

 

 

    凌晨3:30左右,正在睡梦中的我突然被一阵叮叮当当的金属碰撞声惊醒,迷迷糊糊的以为是女儿的闹钟发出的,一直不停,彻底清醒过来,细听,那声音并非来自房间,而是空旷的楼下,听了10几分钟,像是往水泥路面打钉子的声音,开始还有节奏,后来凌乱不堪,我闭上眼睛,试图再次入睡,但那声音回荡在静夜里实在很刺耳,我这敏感的神经无论如何也无法休眠了,不由怒从中起,这深更半夜的,多少人在睡觉,难道敲钉子的人不知道?聋子?即使聋子,也应该知道这黑灯瞎火的时间天下人应该都在睡觉吧?恶念升腾,心越来越不平静,这个混乱的时代,人们已经不再需要道德了,忽然想起《动物世界》里的画面:就连野兽在进食和睡觉的时候被如此打扰也会怒不可遏,何况人乎?真想冲到阳台朝下面大喊:

    该死的,你在翘你家的祖坟吗?!

 

    喔,上帝啊!惩罚我吧,如此恶毒的诅咒,我的恶念比楼下那个人的恶行还更恶毒!

    真是疯了!这世界!

 

 

    也许,只是我疯了吧。

    除了整自己,真没什么可整的了,先把自己整明白吧,如此恶毒的诅咒,竟瞬间升起,差点见诸行动,也许那个打钉子的人只是为了挣口饭吃,不得不干扰别人,那刺耳的声音分明是对黑暗的控诉,我却如此麻木...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